VIP中文 > 玄幻小说 > 空山剑雨 > 正文 260 她要杀我

正文 260 她要杀我

    帐篷内,沈牧之腿上的伤都已经被包扎好了,人也已经清醒了过来,只不过失血有些多,坐在那里,看着脸色有些苍白。

    苏华将他安顿好后,正准备离开,赵正光进来了。

    “怎么样?”赵正光扫了一眼沈牧之后,问苏华。

    “失血过多而已,没什么大碍。”苏华的话,让赵正光略略放了心。而后,他便走到了沈牧之跟前,苏华见其显然是有话要问沈牧之,便识趣地出去了。

    帐篷里,就剩了沈牧之与赵正光二人。

    沈牧之知道赵正光会问什么,所以不等他开口,就主动先问道:“赵师兄和黄师姐他们二人可回来了?”

    赵正光在塌边坐了下来,闻言,点了点头。

    沈牧之见状,略一斟酌,又问:“赵师兄他们可曾与师父说过此事的经过了?”

    赵正光看着他,稍作沉吟后,道:“赵和说,你先前与他在海滩散步,然后遇上了黄真过来找你们帮忙去林中寻人。寻人的过程中,你和黄真走散了。”说着,便又问了一句:“事情可是如此?”

    沈牧之略有迟疑,也没点头也没摇头,稍一思忖后,道:“事情一开始确实是这么个事情,不过弟子与黄师姐走散后,碰上了黄师姐要找的玉和峰的方师姐。”说完,他抬眼迎向赵正光的目光,声音一沉,认真道:“她要杀我。”

    赵正光眉头顿时皱起。

    “弟子觉得,此事从头至尾,应该能就是一个圈套,目的就是为了将弟子骗进那片花林,然后趁机杀了弟子。不过,弟子尚不能确定,黄师姐在此事之中到底是被利用呢,还是清楚内情的。”沈牧之又说道。其实关于黄真,他其实心中是已经基本肯定她定然是有份参与其中的。毕竟,当时那情况,现在回忆起来,黄真刻意的痕迹太重了。

    不过,他话中,并未提到赵和。

    他没提,赵正光却提起了:“那你师兄呢?你觉得他是被利用了,还是主动参与了?”

    沈牧之愣了一下。

    他心中对于赵和也并非是完全相信的,当时在溪边,是赵和主动让他跟着黄真,这显然是为黄真接下去的行动提供了直接的助力。再加上,他们两人之间的那点嫌隙,沈牧之是不得不多想几分。

    可是,他们毕竟都是赵正光的弟子,所以,当着赵正光的面,沈牧之并没有将这点疑虑提出来。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赵正光竟像是能看透他心中想法一般,直接就将话摆到了明面上。

    沈牧之心中心思千回百转,片刻,认真答道:“弟子愿意相信师兄。”

    赵正光闻言看着他,眸光有些深沉。而后又问:“你刚说,那个玉和峰的要杀你?”

    沈牧之点头,旋即垂眸情绪复杂地说道:“应该是为了玉致姑娘的事情。”

    赵正光听到玉致这个名字,眸色也略动了动,看了看沈牧之的样子,心底暗叹了一声后,又问他:“你刚才说那个方师姐要杀你,然后呢?”

    沈牧之便将当时他跟着黄真进了花林之后发生的事情都跟赵正光细细阐述了一遍。说完之后,他又微微皱了眉头,疑惑道:“有一点很奇怪。苏姑娘去之前,弟子其实已经神智不清了,那个时候如果那位方师姐要对弟子下手,还是很容易的。可是她一直没出现。弟子本以为她肯定在附近哪里伺机而待,所以一直强撑着,现在想来,她应该是一击未成就放弃了。”

    赵正光听完,沉默了半响后,叮嘱了沈牧之几句,就起身出去了。

    他刚走没多久,沈牧之就听到帐篷外面吵了起来。

    动静之大,他在帐篷内都听得一清二楚。

    一个叫方婷的女弟子死了,如今尸体已经被人带了回来。

    找到方婷的地方,据说就是沈牧之被困其中的那片花林。

    此事,已经得到了黄真的亲口证实。

    而这个叫方婷的女弟子,正是之前黄真领着沈牧之和赵和二人去林中寻的那位方师姐。

    沈牧之坐在榻上,脸色很是难看。

    他很确定,方婷不是他杀的。当时他那情况,自保都难,更别提去杀一个境界高于他不止一层的师姐了。

    只是,他这辩解,只怕没人会听。

    如今,被黄真这么亲口证实了一下后,他的嫌疑就是最大的。

    亦或者说,他就已经是凶手了。

    这新仇加上旧怨,玉和峰的人此刻恐怕只想将他生吞活剥了。

    沈牧之听着外面传来的嘈杂声音,心头不由一阵烦躁阴郁。对于玉致姑娘一事,他确实一直心怀愧疚。

    可今日之事,他也确实是冤枉。

    但如今这么一来,此事就像是一块黄泥巴掉进了裤裆,他即使说得清楚,玉和峰的人多半也不会信。

    帐篷外的动静越来越大,听着像是已经起了冲突。

    沈牧之沉着脸,虽然理智告诉他,此时不宜出去,可他还是忍不住从榻上起了身,往门口走去。

    不过,他还没走到门口,门外就进来了人,是苏华。

    苏华是来接他出去的。

    帐篷外,所有的弟子都已经围了过来,将他这帐篷周围围了个水泄不通。

    除了仙来峰和凌霄峰的长老不在之外,其余几峰的长老也都已到了场。

    越长老站在众人跟前,与赵正光隔着一个于新,无声对峙着。

    见到帐篷门帘被撩开,众人目光顿时都朝着门口望了过去。沈牧之瘸腿走在苏华身后,刚一出来,便感觉到了那一道道目光,如利剑一般落在他身上,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越长老站在那里,看到他出来后,那眼睛顿时就红了,一身墨色长袍无风而动,强横气势汹涌而出,朝着他奔涌而去。

    不过,还未到跟前,就被赵正光甩袖尽数拦下。

    站在旁边的玄诚,箭步过来,伸手扶住了他,悄声问:“怎么回事?”

    沈牧之简短回答:“被人下了个套。不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现在螳螂死了,不知道这黄雀到底是什么人!”说着,目光扫过在场的几位长老,掠过站在越长老身后的沈奇峰时,他目光略顿了顿。

    沈奇峰面无表情,可眼中阴狠却是十分浓郁。

    沈牧之忽然想到,这黄雀会不会是他呢?

    沈奇峰想杀他的心,毋庸置疑。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他不方便动手,赵正光这边肯定一直在留意他。而且,一旦沈牧之出事,赵正光头一个怀疑的肯定是他。所以,既要能杀了沈牧之,又能撇清自己的嫌疑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借刀杀人。而玉和峰的人就是最好的刀。

    只是,若是要借玉和峰这把刀,那为何要杀了方婷呢?

    留着方婷,不是更好吗?

    还是说,如今这样的局面,才是沈奇峰更想看到的?

    他想要的,不仅仅只是沈牧之的性命,还有更多?比如将赵正光从正阳峰峰主之位拉下来?

    以赵正光的性格,定然会维护沈牧之。

    如果此事不能妥善处理,查明真相,赵正光还真有可能会因此被连累,从正阳峰峰主之位退下来。

    沈牧之想到此处,心头不由得猛地一沉。

    “牧之,你上前来。”赵正光的声音突然响起,将沈牧之沉重的心思给拉了回来。他忙在玄诚的搀扶之下走上前,站到了赵正光的旁边。

    “来,你跟越长老说说当时的事情经过。”赵正光吩咐道。

    沈牧之点头,旋即朝着越长老拱手行了一礼,而后才开口将当时的事情经过都一一详细说来。

    只是,当说到黄真先在花林中发现方师姐的踪迹,然后不顾一切地冲进去时,一直站在后面的黄真突然站了起来,打断了他的话:“沈师弟,你我明明早就走散了,我根本不知道你是何时进的那片花林。而且,我要是那时候瞧见了方师姐,那她也不至于……不至于会死在了那里面!”话刚说完,黄真就红了眼眶,然后恨恨盯了一眼沈牧之,接着又看向越长老,带着些许哭腔替自己申辩到:“越长老,弟子当时真的没看到方师姐,若是看见了,肯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说着,低头开始抹泪。

    沈牧之冷眼瞧着她这般惺惺作态,不发一言。

    “我相信你。”越长老淡淡说了一句。接着,玉和峰的华盈从后走了上来,扶了黄真走了下去。

    “你继续说。”越长老转头盯向沈牧之,冰冷的目光里,那凌厉杀机,在目光落到他身上的那一刹那,就已将他凌迟。

    沈牧之尽量让自己去无视她眼中那股令人惊心的恨意,然后继续往下说道:“我与黄师姐在入林后不久就走散了。花林中的味道有些古怪,我走了没多久,就撑不住倒在了地上。方师姐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她以为我当时已经昏迷过去了,就想对我出手,不过被我身上的玉佩给挡了下来,而我因为这个稍微清醒了一些。方师姐见我醒了过来,就逃走了。再后面,我就再没见过方师姐。”

    他话刚说完,九华峰的任何就高声驳斥道:“一派胡言!”

    沈牧之抬眸看向任何,平静说道:“任长老说我胡言,那我问任长老,那片花林颇有古怪,以我实力进去,能勉强保持清醒已经是极限了,我还怎么杀方师姐?”

    任何被他问得微微愣了一下。

    “你可是我们赵峰主的弟子,身上怎么可能没点好东西。那片迷魂林对别人或许有作用,对你,就不一定了。”站在沈奇峰旁边的俞长老突然淡淡说了一句。

    这话刚落地,任何就立马抚掌附和:“就是!你说方婷要杀你,你身上那护身玉佩的事情,谁人不知。别说方婷了,就是我等都未必能要了你的性命,方婷为何还要做这等无用之事?”

    “这大概就是整件事的幕后之人让方师姐将地方选在这片花林的原因吧。”沈牧之说着,目光一动,落到了沈奇峰身上,问:“沈长老,您说呢?”

    沈奇峰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闻听这话,眉头顿时微微蹙了一下。


  http://www.pagecookery.com/95_95260/370513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pagecookery.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pagecook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