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网游小说 > 东宫 > 正文 第十章

正文 第十章

“有一百只了吧?”他凑近过来,头挨着我的头,用细长的

    手指揭开我衣摆的一角,“要不要数一数?”

    我们刚刚数了十几只,顾小五的身上有股淡淡的清凉香气,

    那是突厥人和西凉人身上都没有的,我觉得这种淡淡的香气令我

    浑身都不自在,脸上也似乎在发烧,他离我真的是太近了。突然

    一阵风吹过,他的发丝拂在我脸上,又轻又软又痒,我擎着衣摆

    的手不由得一松,那些萤火虫争先恐后地飞了起来,明月散开,

    化作无数细碎的流星,一时间我和顾小五都被这些流星围绕,它

    们熠熠的光照亮了我们彼此的脸庞,我看到他乌黑的眼睛,正注

    视着我。我想起了在阿渡帐篷外唱歌的那些人,他们就是这样

    看阿渡的,灼热的目光就像是火一般,看得人简直发软。可是

    顾小五的眼神却温存许多,他的眼神里倒映着我的影子,我忽然

    觉得心里有什么地方悄悄发软,让我觉得难受又好受。他看到我

    看他,突然就不好意思起来,他转开脸去看天上的萤火虫,说:

    “都跑了!”

    我忍不住说:“像流星!”

    他也呵呵笑:“流星!”

    无数萤火虫腾空飞去,像是千万颗流星从我们指端掠过,天

    神释出流星的时候,也就是像这样子吧。此情此景,就像是一场

    梦一般。我想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河边的这一晚,成千上万的萤火

    虫环绕着我们,它们轻灵地飞过,点点萤光散入四面八方,就像

    是流星金色的光芒划破夜幕。我想起歌里面唱,天神与他眷恋的

    人,站在星河之中,就像这一样华丽璀璨。

    大单于遣了使者去告诉父王,说替我选定了一位夫婿,就是

    顾小五。父王正在月氏与中原之间左右为难,所以他立刻写了一

    封回信,请阿翁为我做主,主持婚事。父王的回信送到的时候,

    婚礼都已经开始了一半。

    突厥的婚俗隆重而简单,十里连营宰杀了无数只肥羊,处处美酒飘香。这些日子以来,顾小五已经和突厥的贵族都成了朋

    友,突厥风气最敬重英雄,他先射杀了白眼狼王,又在比试中赢

    了赫失,在突厥人心目中,已经是年少有为的英雄。祭司唱着喜

    气洋洋的赞歌,我们踏着红毡,慢慢走向祭祀天神的高台。就在

    这个时候,却听到马蹄声急促,斥候连滚带爬地奔到了大单于座

    下。

    隔着热闹的人群,我看到大单于的眉毛皱了起来,顾不得祭

    司还拉长腔调唱着赞歌,我回头奔到大单于面前:“阿翁!”

    大单于摸了摸我的头发,微笑着对我说:“没事,月氏王遣

    了些人来叫骂,我这便派兵去打发他们。”

    顾小五不知何时也已经走到我的身后,他依着突厥的礼仪向

    大单于躬身点肩:“大单于,让我去吧。”

    “你?”大单于抬起眼来看了他一眼,“月氏王有五万

    人。”而且月氏王是久经沙场的宿将,而顾小五虽然箭法精妙,

    但是面对成千上万的敌人,只怕箭法再精妙也没有用处吧。

    “那么大单于以逸待劳,遣三万骑兵迎敌。”顾小五说道,

    “如果大单于不放心,请派遣一位将军去,我替将军掠阵,如果

    能放冷箭射乱月氏的阵脚,也算是一件微功。”

    大单于还在犹豫,赫失却说道:“中原的兵法不错,在路上

    就是他们带人打败了月氏人。”

    大单于终于点了点头,对顾小五说道:“去吧,带回月氏将

    军的首级,作为你们婚礼祭祀天神的祭品。”

    顾小五依照中原的礼节跪了一跪,说道:“愿天佑大单

    于!”他站起来的时候,看了我一眼,说道,“我去去就回。”

    我心里十分担心,眼看着他转身朝外走去,连忙追上几步,

    将自己的腰带系在他的腰上。

    按照婚礼的仪式,新人互换腰带,就已经是礼成。两个人就

    在天神的见证下,正式成为夫妻。我原本想叫他把自己的腰带解下来替我系上,可是奴隶已经将他的马牵过来了。我都来不及同

    他说话,他一边认镫上马,一边对我说:“我去去就回来。”

    我拉着他的衣袖,心中依依不舍。我想起很多事情,想起我

    在沙丘上等了三天三夜,就是为了等这个人;想起我从马上栽下

    来,他救了我;想起那天晚上,他给我讲的故事;想起他杀了白

    眼狼王,还赢了赫失;我想起河边那些萤火虫,从那个时候,我

    就下定决心和他永不分离⋯⋯但现在他要上阵杀敌,我不由得十

    分地牵挂起来。

    他大约看见我眼中的神色,所以笑了笑,俯身摸了摸我的

    脸。他的手指微暖,不像是父王的手,更不像是阿翁的手,倒像

    是阿娘的手一般。我想他既然箭法这样精妙,为什么手上却没有

    留下茧子呢?

    我总是在莫名其妙的时候,想起这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他

    已经收回了手,三万人整队完毕,大单于遣出领兵的将军是我的

    大表兄,也就是大单于的孙子伊莫延。伊莫延笑着对我说:“妹

    妹,放心吧,我会照应好他。”突厥人惯于征战,将打仗看得

    如同吃饭一般简单。我很喜欢伊莫延这个哥哥,因为小时候他

    常常同我一起打猎,像疼爱自己的妹妹一样疼爱我。我大声道:

    “谁要你照应他了?你照应好你自己就行了,我还等着你回来喝

    酒呢!”众人尽皆放声大笑,纷纷说:“小公主放心,等烤羊熟

    了,我们就带着月氏人的首级回来了。”

    顾小五随在伊莫延的大纛之下,他也披上了突厥人的牛皮盔

    甲,头盔将他的脸遮去大半,看我在人丛里找寻他的脸,他朝我

    又笑了笑,然后对我举起手挥了挥。我看到他腰间系着的腰带,

    我的腰带叠在他的腰带上,刚刚我只匆忙地打了一个结,我不由

    得担心待会儿那腰带会不会散开,如果腰带散开,那也太不吉利

    了⋯⋯可是不容我再多想,千军万马蹄声隆隆,大地腾起烟尘,

    大军开拔,就像潮水一般涌出连营,奔腾着朝着草原淌去,一会儿工夫,就奔驰到了天边尽头,起初还远远看得见一道长长的黑

    影,到了最后转过缓坡,终于什么都看不见了。

    阿渡见我一脸怅然地站在那里,忍不住对我打了个手势。

    我懂得她的意思,她是安慰我,他们一会儿就回来了。我点了点

    头,虽然月氏王有五万人,但皆是远来的疲兵,突厥的精兵以一

    挡十,三万足以迎敌。况且王帐驻扎在这里,便有十万人马,立

    时也可以驰援。

    烤羊在火上“滋滋”地响着,奴隶们献上马奶和美酒,到

    处都是欢声笑语。大家都知道,不过一会儿定然有战胜的消息传

    来,那时候突厥的儿郎们就会回转来了。我心中想起适才送别的

    事,脸上不由得一阵发烧,等到伊莫延回来,他还不知道会怎么

    样笑话我呢!他一定会说我舍不得顾小五,等到他回来,一定会

    领头取笑我。突厥的少年贵族隐隐以伊莫延为首,今天晚上的赛

    歌大会,那些人可有得嘲弄了。我心里一阵阵发愁,心想顾小五

    不会唱歌,等他回来之后,我一定得告诉他,以免赛歌的时候出

    丑。

    我却不知道,他们永远不会回来了。

    很多很多年后,我在中原的史书上,看到关于这一天的记

    载。寥寥数语,几近平淡:“七月,太子承鄞亲入西域,联月氏

    诸国,以四十万大军袭突厥,突厥铁尔格达单于凶悍不降,死于

    乱军。突厥阖族被屠二十余万,族灭。”

    关于那一天,我什么都已经不记得,只记得赫失临死之前,

    还紧紧攥着他的弓,他胸腹间受了无数刀伤,鲜血直流,眼见是

    活不成了。他拼尽全力将我和阿渡送上一匹马,最后一句话是:

    “阿渡,照应好公主!”

    我看着黑压压的羽箭射过来,就像密集的蝗雨,又像是成千

    上万颗流星,如果天神松开手,那么他手心里的星子全都砸落下

    来,也会是这样子吧⋯⋯阿渡拼命地策着马,带着我一直跑一直跑。四面都是火,四面都是血,四面都是砍杀声。中原与月氏的

    数十万大军就像是从地上冒出来的,突厥人虽然顽强反抗,可是

    也敌不过这样的强攻⋯⋯无数人就在我们身后倒下,无数血迹飞

    溅到我们身上,如果没有赫失,我们根本没有法子从数十万大军

    的包围圈中逃出去,可是最后赫失还是死了,我和阿渡在草原上

    逃了六天六夜,才被追兵追上。

    我腿上受了伤,阿渡身上也有好几处轻伤,可是她仍旧拔出

    了刀子,将我护在了身后。我心中勃发的恨意仿佛是熊熊烈火,

    将我整个人都灼得口干舌燥,我在心里想:这些人,这些人杀了

    阿翁;这些人,这些人杀了顾小五;这些人,这些人杀了所有的

    突厥人。我虽然不是突厥人,可是血统里却有一半的突厥血液。

    现在就剩了我和阿渡,哪怕流尽最后一滴血,我也不会给阿翁丢

    脸,不会给突厥丢脸。

    这时中原人马中有一骑逸出,阿渡挥着刀子就冲过去,可是

    那人只是轻轻巧巧地伸手一探,阿渡的刀子就“咣啷”一声掉在

    了地上。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人,这个人一定会妖术吧?不然

    怎么会使法术夺去阿渡的刀子,还令她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

    阿渡对那人怒目而视,阿渡很少生气,可是我知道她是真的

    生气了。我拾起阿渡的刀,就朝着那人砍去。我已经红了眼,不

    论是谁,不管是谁,我都要杀了他!

    那人也只是伸出手来,在我身上轻轻一点,我眼前一黑,顿

    时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过来的时候我脸朝下被驮在马背上,就像是一袋黍米,马

    蹄溅起的泥土不断地打在我脸上,可是我动弹不得。四面八方都

    是马蹄,无数条马腿此起彼伏,就像无数芨芨草被风吹动,我一

    阵眩目,不得不闭上眼睛。也不知过了多久,马终于停了下来,

    我被从马背上拎下来,可是我腿上的穴道被封得太久,根本站不

    稳,顿时滚倒在了地上。

    地上铺着厚毡,这里一定是中原将军的营帐,是那位都护大人吗?我抬起头来,却看到了顾小五,无数突厥的勇士都已经战

    死,尤其是事先迎敌的那三万突厥精兵,根本没有一个人活着回

    来,可是顾小五,他还好端端地活着。

    他不仅活着,而且换了中原的衣衫,虽然并没有穿盔甲,文

    质彬彬得像是中原的书生一般,可是我知道,这样的帐篷绝不会

    是给书生住的。在他的周围有很多卫兵,而捉到我们的那个中原

    大将,竟然一进来就跪下来向顾小五行礼,中原将军身上的甲胄

    发出清脆的响声,这是中原最高的礼节,据说中原人只有见到最

    尊贵的人才会行这样的礼。我突然明白过来,顾小五,顾小五原

    来是中原的内应!是他,就是他引来了敌人的奇袭。我不知道从

    哪里来的力气,用尽全力向他啐去:“奸细!”

    左右的卫兵大声呵斥着,有人踢在我的腿上,我腿一软重新

    滚倒在地上。我看到了都护大人,他也躬身朝顾小五行礼,他们

    都说着中原话,我一句也听不懂。顾小五并没有看我,都护大人

    对顾小五说了很多话,我看顾小五沉着脸,最后所有的人都退出

    了帐篷,顾小五拿着匕首,朝着我走过来。

    我原以为他会杀了我,可是他却挑断了绑着我手的牛筋,对

    我说道:“委屈你了。”

    我歪着头看着他,语气尽量平静:“顾小五,总有一天我会

    杀了你,替阿翁报仇。”

    “你这个叛徒,奸细。”我骂不出更难听的话,只得翻来覆

    去地这样骂他,他一点儿也不动怒生气,反倒对我笑了笑:“你

    要是觉得生气,便再骂上几句也好。”

    我看着他,就像看着一个陌生人。这个人从我们的婚礼上走

    掉,领着三万突厥子弟去迎敌。却没想到与月氏人里应外合,不

    仅突厥的三万精锐被歼灭得干干净净,中原与月氏诸国的大军,

    更冲进了王帐所在。阿翁措手不及,被他们杀死,突厥是真的亡了!二十万人⋯⋯那是怎么样一场屠杀,我和阿渡几乎是从修罗

    场中逃了出来,二十万人的血淌满了整个草原,而主持这场屠杀

    的人,却浑若无事地站在这里。

    我终于骂得累了,蜷在那里只是想,他的心肠到底是什么样

    的铁石铸成。我筋疲力尽地看着他,说道:“你骗了我这么久,

    为什么现在不一刀杀了我呢?”

    他瞧着我,好久好久都没有说话,又过了许久,突然转过脸

    去,望着门帘外透进来的阳光。门帘原是雪白的布,现在已经被

    尘土染成了黑灰色,初秋的阳光却是极好,照在地上明晃晃的,

    映出我们的影子。他突然伸手扣住我的手腕,我腕上无力,刚刚

    偷拔出的细小弯刀就落在地上。那还是他的刀,他原本和赫失换

    刀结义,这把刀赫失最后却塞给了我。一路上我和阿渡狼狈万

    分,我藏着这刀,一直想要在最后时刻,拿它来刺死自己,以免

    被敌人所辱。到了帐中我终于改了主意,我觉得应该用它来刺死

    眼前的这个人,可是却被他察觉了。怎么样才能替阿翁报仇呢?

    我倒在地上喘着气。

    他看着我,目光沉沉,说道:“你不要做这样的傻事。”

    傻事?我几乎想要放声大笑,这世上还有谁会比我更傻?我

    轻信了一个人,还差点嫁给他,这个人却是中原派来的奸细,我

    还一心以为他死在与月氏的交战之中,我还一心想要为他报仇。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走进来,对顾小五说了句中原话。

    顾小五的脸色都变了,他抓起那柄细小的弯刀,撇下我快步走出

    帐外去。我筋疲力尽,伏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知过了多久,有

    人轻轻地扯动我的衣衫,叫我的名字:“小枫!”

    我回头一看,竟然是师傅,不由得大喜过望,抓着他的手

    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师傅对我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先带你走。”

    他拔剑将帐篷割了一道口子,我们从帐后溜了出去。那里系着好几匹马,我们两个人都上了马,正待要冲出营去,我突然想

    起来:“阿渡!还有阿渡!”

    “什么阿渡?”

    我说:“赫失的妹妹阿渡,她一直护着我冲出来,我可不能

    抛下她。”

    师傅没有办法,只得带着我折返回去找寻阿渡。我们在关

    俘虏的营地里找着了阿渡,可是却惊动了看守。师傅虽然剑术高

    明,可是陷在十里连营里,这场厮杀却是纠缠不清,难以脱身。

    营地里早就已经哗然,四面涌出更多的人来,师傅见势不妙,且

    战且退,一直退到马厩边,他晃燃了火折子,就手将那火折扔进

    了草料中。
  http://www.pagecookery.com/83_83472/286726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pagecookery.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pagecook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