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历史小说 > 十国烟云传 > 正文 章十六 日落月升

正文 章十六 日落月升

    【尺鉴】山阳关:庆都以北不远处,野王大军南下的必争之地,历代庆王以“君王守国门”为己任,死守山阳关。

    薛若同走出庆王寝殿,一群围了上来。薛若同只是略略挥手,却是径直走向了二王子庆旦。

    “二王子。”薛若同向庆旦伸手一礼。

    庆旦虽然平时有些跋扈作风,但是在这位老相国面前,他也不敢妄自尊大。薛老乃是他的堂堂岳丈,王上亲自指婚,将薛若同最小的女儿许配与他庆旦,以结永好。如今老岳丈亲自来问自己话,他赶紧施利作揖,恭听教诲。

    “二王子,你可知御驾亲征事关重大,王上离都一切事宜可计较妥当?”,薛若同言语中竟有些责备之意。方才王上给他看的,正是由二王子庆旦领衔忠臣的递上奏疏,说的正是建议王上御驾亲征之事。

    “老相国,没有到您府上讨教此事,确实是我的过失...但如今蛮子猖狂,父王亲率大军毒阵,方可震慑那嚣张的.....”,庆旦略一思忖,竟是滔滔不绝起来。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也是为国之心。”,薛若同轻轻挥了挥手,示意庆旦不用再说。庆旦见老相国眼中似有不悦之色,心中未免也是泛起了嘀咕,他知道岳丈大人的政见往往都趋于保守稳定,所以这次奏请王上的事,他对老岳丈这边是来了个先斩后奏,但即便如此,老丈人总不至于当面训斥自己吧?登时不敢再说话,只是垂首站着。

    “不是他....他没这个胆。”,薛若同看了看自己这个女婿,那畏缩的样子,看来绝不是这件事的主要倡议者,于是他转过身去,目光扫过众臣,其中就不乏与二王子一起联名奏疏的大小臣子。谁?谁才是这件事的主谋呢?你们究竟意图如何?薛若同此时心中也没有主意。

    “蛮夷来犯,祸我军民,煌煌大庆,岂容践踏!王上有命,亲身督战!”,薛若同立定身形,振袖高声说到。

    “王上威武!”,见薛若同传令,众人皆跪伏高呼。

    庆国上下似乎早已准备好似的,王上要北上督战这么大件事,竟然是进行迅速又高效,薛若同看在眼里,心中疑惑更大,这些准备如果不是王上亲自悄悄备下,还刻意瞒着自己,以他在朝中地位和手段,怎么可能一点都没察觉呢?难道王上召见自己,单纯的只是将说服自己这把老骨头的工作放在最后来做?想到这里,他又对申典派人来特意叮嘱自己这件事,感到有些心惊胆战。

    “改道,去太子府,走侧门。”,薛若同思虑再三,觉得自己现在能问一问的人,只有太子庆允了。自己虽然是二王子庆旦的老丈人,但实际他对谦恭有礼的太子庆允才是青眼有加。

    进的太子府侧门,薛若同见太子府上下也是忙个不停,显然也是在做着随驾出征的准备。薛若同示意太子府上下人不用传禀,又吩咐自己的家丁也不用跟着,竟是自己踱着步朝太子书房走去。

    这太子府,他来过多次,不一会儿薛若同就来到庆允的书房之前,门外侍奉的仆役认的老相国,连忙上来施礼,薛若同温和的吩咐他下去,自己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太子,可是已准备妥当?”,薛若同刚一进门,就见到庆允正在坐在案前,神色悠然的读着一卷札记,于是开口问道。

    “老相国?!”,庆允见是薛若同来了,忙不迭的起身相迎。

    “这些下认!怎么老相国来了,也不传一声,我好来迎您老。”,庆允恭恭敬敬的将薛若同扶坐塌上。

    “是我让他们不用传的,你切坐下,老朽这次来只是有些问题想问问你。”,薛若同示意庆允坐到自己对面。庆允乃跪坐于薛若之前。

    “老朽也不绕弯子,我且问你,这次王上御驾亲征,到底是谁的谋划?”,薛若同单刀直入。

    “听闻是二王子奏请父王督战。”,庆允一边给薛若同敬上一盏温茶一边说。

    “二王子?他可没那么大的主意,他不过受认怂恿罢了。”,薛若同接过茶盏,却没有喝,只是摩挲着茶盏低眉说道。

    “群臣.... 群臣也是这个意见。”,庆允顿了顿又说。

    “那你呢?”,薛若同抬眼似有所迫的问到,确实啊,王上亲征,按理说他这个太子最该发表意见。而且之前王上的意思是,留下二王子庆旦监国,却让庆允随驾出征。这其中的深意,任何有政治头脑的人都会觉得异常敏感,何况是当事人自己。

    “求老相国教我!”,庆允见是瞒不过这位老相国了,只得拱手而拜。

    “那你得告诉我实情,究竟是谁怂恿的王上亲征?”。

    庆允为难的看了看薛若同,思虑良久,终于以手蘸茶,就在塌上写了下了一字,薛若同眯眼一看,果然不出所料想,庆允写下的乃是一个“王”字。

    王命不可违!薛若同内心叹到,原来申刑要自己什么都不要坐,就是这个意思,自己若是贸然进谏,那就是犯了王上的忌讳,如今所见的种种,乃是王上早已安排下的,当北地野王异动的起初,王上就已经下定决心要自己亲征。二王子进言也好,众臣联名也罢,都是庆王否的授意。

    “允,你可知王上亲征,无论成败,至少说明一个问题。”,薛若同缓缓的说。庆允不知其意,只是颔首恭听。

    “王上亲征事小,定北之策动摇事大,王上是对平昌君,对申将军不放心了。”,薛若同肯定的说。庆允听闻此“悖逆”之言,亦是惊的合不拢嘴。

    “这....老相国言重了,申家世代忠良,父王对申家也是推崇有加...”,庆允颤颤巍巍的说出自己的想法,但他何尝不知其中厉害,说是亲身督战,但以父王的性格,届时的掌兵职权必然要被父王收回,既然收回就不一定会用申刑一直主张的固守方略,老相国的“狂悖”之言只是说了自己所不敢说的事实。

    薛若同自己也是苦笑着摇摇头,王上与申家的秘辛鲜有人知,如今自己这样说,庆允怎么可能轻易就完全信服呢?老庆王虽不是什么昏君,但在申典这件事上确实是气度太小,当年竟然不惜刺杀老将军,以削减申家在大庆的能量,如今又要轮到申刑了么?王上行的确实是王道,这次亲征,既要立威,看起来也要杀一杀申刑的锐气。

    “老夫妄言,且说说你我应该如何行事吧。”,薛若同也觉得此刻谈及此论,不甚妥当,于是话锋一转,还是专注当下的比较好。

    “请老相国赐教。”,庆允也不愿意在刚才所述上纠缠。

    “王上命二王子监国,这也是考据二王子的方略之能,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只是到了山阳关,我建议你去见一见申刑,说上几句话。”,薛若同这次将手中茶水一饮而尽。

    “申将军与我历来交好,届时定然可以见到,只是老相国是想我对申将军说什么呢?”,庆允不解的问道。

    “他说什么,你应什么即是了。”,薛若同眯起眼看着这位庆国储君。

    “老相国的意思是?”,庆允何其聪明,老相国言下之意他猜不到十分,也多少揣度出七分,老相国要他见申刑,那见便是了。

    “允可知,日落则月升,潮起则潮退之理?”,薛若同轻叹一声说。

    “允知道了。”

    薛若同算到,虽然王上这次只是教自己传令“督战”之说,实则是阵前就会收了申刑的兵权,固守山阳关的战略战法或许就会改变,那么接下来战局会如何演变,就真的成了不可言,不可语。他薛若同自己就是在朝中的固守方略的一道安全阀,这次王上连自己都瞒着不说,那王上的心思也就可见一斑了。

    保守的薛若同,此刻已经打起了若是山阳关战败之后的打算,在他的内心,太子允本性纯良,未来定然是个可以守成之君,如果事发紧急,他必然是要力保这位储君顺利登位的。朝中势力盘根错节,难保一些人会有篡权夺位的想法,那扼杀这些可能性,哪怕是做些龌龊之事,薛若同也是在所不惜的,这些事太子允是做不了的。

    两人各怀心事,又吃了几盏茶,薛若同便起身离去,庆允也没有去送,他还在仔细咀嚼着老相国说的话,其中味道含义深远,日落月升、潮起潮退么?老相国难道已经盘算到如此深远了?令他安慰的是,老相国似乎对自己持有匡扶之意,当即心下大定。

    王上的车驾缓缓的开离都城,庆王否这次带上了大部分的朝臣和家眷,这是让很多人没有想到的。这些日子以来,蛮军来犯的消息一个接一个,城内百姓皆是人心惶惶,如今王上亲征,几乎所有人大批开户而出,跪伏于道旁,只待王驾经过,就齐声高呼:“王上必得胜而归!”

    郓城离山阳关并不远,不过短短两日,王上的车驾即抵达山阳关,众人远远望去,只见一行兵马早已那侍立在关下,那为首的一名英武将军,不是平昌君申刑又是谁呢。

    入夜,庆允忽然记起老相国的叮嘱,寻思着现在夜深,自己出去找平昌君一叙,应该是不会惹人耳目的,想到此,庆允披上大氅,又斥退左右,朝山阳关上行去,他之前已探到,每夜申刑都会亲身视察自己的山阳关防线才会休息。自己现在多半能够遇上。

    “哥,你偷偷去哪里啊?”,一声清脆的女声在申刑背后响起,庆允扭头一看,原来是自己那个性格跳脱的妹妹庆妍之。

    “大半夜的不睡觉,你怎么到处乱跑。”,庆允面有愠色,这个妹妹总是那么不让人省心。

    “就许你逛,不许我跟着啊?妹妹不依!”,说罢,庆妍之竟是缠上了自己。

    “好了,好了,你堂堂一国公主,让人看到如此疯癫,成何体统。”,庆允平时就拿这个妹妹没有法子,对她几乎是千依百顺,心想与其让她自己瞎跑,还不如跟着自己安全妥当一些。自己是依老相国之意,去寻平昌君说说话的,应该也没有什么忌讳的。

    两人并肩而行,眼前的军甲林立,另两位鲜有亲临战场的王子王女惊叹不已。他们一步步的攀爬山阳关,抬头望去,天上挂着的乃是一轮清澈如水的明月。
  http://www.pagecookery.com/108_108805/370485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pagecookery.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pagecook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