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历史小说 > 十国烟云传 > 正文 章十 生死天断

正文 章十 生死天断

    山道盘桓,云林苍苍,一人一马自向北奔驰在庆奉边境的官道之上,他就是大奉大良造,手握重兵的虞虔。得知公输盘归国的消息后,他立即禀报大奉王,亲率卫队赶赴边境,迎接这位地位卓然的大奉上柱国,为表恭顺,他已将卫队驻扎在二十里之外,自己单人单骑飞马去迎。

    “见过上柱国!”,虞虔跪伏于地,以他的身份,他本来不用对公输盘行如此大礼,但公输盘还有另外一重身份,让他必须恭恭敬敬不得怠慢,因为公输盘是他的师傅,还是他认下的亚父,他这是以子对父之礼对公输盘表达敬意。公输盘“哦”了一声,即令车队继续潜行,竟然是半点和他寒暄的意思都没有。

    虞虔赶紧上马,紧紧的跟在公输盘车驾的一侧。此时的他,后背发凉,脑门上已经渗出了汗水,他这个叱咤沙场的大奉名将,平时谁都不怕,说是有些跋扈气焰也不为过,但唯独怕公输盘,怕这个师傅,怕这个亚父。他跟随公输盘多年,那些明面上的事情,很多都会交给虞虔去做,他自然知道公输盘的手段厉害。更让他内心发怵的是,公输盘还有很多没有摆在明面上的事,不会交给他去做,而这些事的影响往往是灭族毁族,昨天还在朝堂上侃侃而谈的人,第二天也许就满门抄斩。他曾经想要求证一些事,往往都石沉大海,公输盘心思之重,城府之深,是他虞虔远远难以估量的。

    虞虔见到公输盘是这样的态度心里已经有数,卫营一事看来是暴露了,但既然公输盘已知道公子营并没有死,自己也确实给了公输盘假消息,但此时公输盘又没发作,朝堂那边更是半点声响都没有,那么公输盘应该是默许了这样的结果。他这次这么殷勤的跑来迎接,其实也是因为卫营生死问题已经困扰他有一段时间,他每天寝食难安,不知道自己当日的决定是否会让他万劫不复,那一日残阳如血,公子营素缟白衣的样子还在他眼中晃来晃去,一句“师兄,近来可好?”,如今回想起来还是那么的断肠。

    浔阳城外,大奉营前,一玄衣男子牵马伏枪而来,马上坐着一位气质清雅的男子,只是他纵然容貌清丽出尘,此刻也是疲态尽显,他想要翻身下马,竟然有些摇摇欲坠的样子,玄衣男子赶忙去扶,那白衣男子只是淡淡的说:“严青,无需扶我,你我一起入营。”,说完兀自下马,竭力整了整自己满缠着荆条的衣衫,阔步向前,由于行走的动作过大,那一身白衣被荆条划损刺破了多处,甚至渗出了殷弘的血迹,被唤作严青的玄衣男子看在眼里,想要说什么,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内心突然像是笃定了什么一样,随即紧随白衣男子之后,步入了大奉营帐。

    本来持戈振矛的甲士看到两人这番情景,周边也无一兵一卒,也是让开了道路,让两人就这么走了进来。突然,军鼓震天,就连地上的尘土也是有节奏的鼓荡起来,营中的甲士听到这军鼓,立即重组了振兴,将两人团团围住。只见不远处,有一人手按宝剑立于点将台之上。

    那白衣男子振袖作揖,那捆缚于身的荆条又是在他双臂之上拉开了一条血口,其貌可怖。

    “师兄!近来可好?”,那人朗声问到,脸上竟然是和煦如风的笑容,这人正是负荆而来的卫公子营,那点将台之上的人正是统兵来犯的大奉大良造虞虔。虞虔见卫营身已至此,依然是从容淡定,自己却是击鼓布阵,如临大敌。当下虞虔内心的复杂情绪一起涌了上来,到底应该怎样评价这位敌人,这个师弟,这个曾经的挚友呢?他们的师傅虽然离开前说,将兵杀人,营不如我,但是也说了道德经学,我不如营!换作是自己是如今公子营这样的境地,绝不会又这样淡然的心情,对攻破自己国门的敌人问一声好。果真如公输盘所说,若论心境,自己是低了这位师弟太多,太多......

    “你我相见,不用兵戈!”,虞虔随即斥退了左右,又令本来把公子营二人围的水泄不通的甲士,后退二十丈,自己也走下了台,来到公子营二人面前。

    “这位是?”,虞虔撇了一眼站在公子营身后的玄衣男子。

    “小人严青,乃是浔阳令家臣。”,不等公子营回话,那玄衣男子向前一步回到。

    “哦?可是城上一人一枪,连挑我二十余名死士之人?”,虞虔一横眉,他并不是龌龊之人,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最简单道理他是很明白的,所以问话中非但没有咬牙切齿之恨,反而有几分钦佩的意思。

    “正是小人。”,严青也无惧这位面目可怕的将军,直言回到。

    “好!我师弟有你这样的家臣,真可是得良才!”,虞虔本就是武人,也没有多少弯弯绕,竟然就是夸赞了起来。

    “虞师兄,我今日城破来此,不求苟活,请赐死。”,卫营躬身再揖,显然没有意思多叙,打断了二人的谈话。虞虔眉头一皱,这卫营到底是想怎么样,自己也没说要直接砍了他们,世人大多知道自己和卫公子营是个什么关系,从前也是一同出生入死的难兄难弟,如今虽然立场不同,各为其主,但如果让世人都知道自己杀了自己的师弟,那世人又将怎么看待自己呢?这个问题他领命来的时候想过,攻城过程中也想过,就在公子营一步一步走进自己军阵的时候他也想过,可是到现在他也想不明白,就连他指望的公输盘给他面授机宜,他也没指望上,现在这个问题就这样赤裸裸的摆在他面前,他到底应该如何是好?一时间他竟然是有些失了神。

    “虞师兄,大奉王在你来攻城之前是怎么说的?”,公子营问到。

    “我王命我两月之内,必下浔阳城。”

    “如今几月?”

    “三...已近三月...”

    “那师兄处必有大奉王严令,应是必取我项上头颅。”,公子营说到,脸上依然是那温纯到让人几乎怒不起来的笑意。虞虔心中大惊,卫营此番言语,简直与公输盘所说无二,卫营已经盘算到此地步了么?卫营如今笑对自己,自己却像是突然掉进了冰窟窿一样,他知道反抗必死,他也知道奉王因何杀心,他更知道自己的无能,两个月之内必然攻不下他,自己对于兵事一项从来自信,怎么可能输给这么一个杀猪都要祭祀一番的“无能”师弟?

    “你是不是以为我不会杀你!”,虞虔意识到卫营看起来是示弱求死,实际是在挑衅自己,是在羞辱自己,回过神来的他暴怒喝道!

    “不,你会杀我,师傅也会杀我。”公子营淡淡的说,虞虔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说的一点没错,他会杀卫营,公输盘也会杀卫营,杀了卫营他虞虔会被天下所指,所以公输盘交代完王上的誓杀令之后就匆匆的离开了营帐,根本没有来见自己的弟子最后一面,这天下所指会被他虞虔一个人背负。

    “我卫国,我浔阳城,还没有败!”,严青突然说到,公子营也是一愣,他正要看虞虔如何应对自己,他来之前是抱有必死之心的,所以现在即便对虞虔咄咄相逼,但也丝毫不惧。

    “我部下悍将十数,你是想一一挑战么?”,虞虔冷冷的说,那日他在城下督战,的确是见到这名持枪男子或死或伤了自己登上城楼的二十余名重装甲士,武力非凡。

    “小人自知不敌将军的悍将,但小人想要挑战的是将军您。”,严青摘下自己身后的铁枪,枪尖指地。虞虔一愣,随即大笑,天下谁人不知他虞虔战力非凡,给他挑战自己部下的机会那是给他留了一条生路,如果是和自己打,纵然你枪术高明,也定然不是他虞虔的对手,他虽然人在军务,但要说历年来接下来的挑战确实数不胜数,来人均是非死即伤。公子营此时也是眉头紧皱,他何尝不知道自己这位师兄,武力极高,而且招招都是杀手,凡是在武学一道上的挑战,无论是谁,他从不让一招半式,以严青的枪术要想全身而退,几乎是不可能。

    “你果真要比?刀枪无眼!”,虞虔成竹在胸,比武对他来说,根本无所畏惧。

    “请将军请出虎跃枪!”,严青枪尖一转,倒转三步而立,公子营本就手无缚鸡之力,看两人有板有眼的拉开架势就是要打,他只好暗暗苦笑,这严青在自己府上就是个出名的死心眼儿,他不想让他来,他一定要来,他不想让他对上虞虔,他偏偏要打,看来今天他也是铁了心要陪葬自己。

    “好小子,凭你我还用不着虎跃枪。”虞虔不再多说,拔出佩剑直刺向前,站在俩人之间的公子营只觉得一阵凌冽入刀的冷风刮过,竟是逼的自己倒退三步,他以前也见过虞虔出手杀人,但那时这是远远观看,只觉得自己的师兄武力超群,英雄无敌,可近距离的体会到虞虔的剑锋才知道自己这位师兄的的武学一道,已然是化臻之境。师傅公输盘曾经说过,虞师兄就是一头猛虎,既通兵事,又通武学,和自己完全不是同类的人,这次大战他才真正的体会,大奉王要求他两个月之内攻下自己并不是没有道理,如果虞虔大军真的是在搏命相攻,不说两月,一月足矣,有太多事掣肘了这位虎将,这里面有多少是因为自己呢?一边观战一边思忖的公子营这样想着。

    严青眼看虞虔向自己扑杀而来,不退反进,一杆长枪抖出枪花,斜刺相迎。枪对剑乃是绝对优势,寸长寸强的道理任谁都明白,那虞虔偏偏是不避开,枪尖就要点到他胸口的一瞬间,他身形鬼魅一变,仿佛在空中止住了去势,单凭手腕的反转就硬生生压开了枪头,剑刃改刺变扫,顺着枪身狠狠的扫向严青。言青这时候已经来不及收枪,一个后撤,身形逆着来势汹汹的利刃想后撤去,避开这扫来的一剑,没等两人站定,又是几招互拼电光火石般的互撞,。一切都来的太快,一时间两人竟然是拼的互有攻守,那些营中甲士也没少见过自己的主将与人决斗,纷纷开始呐喊助威。

    “我有一法,求将军留我家公子性命。”,就在两人再次铲斗对撞之间,严青用两人才能听清的声音说道。虞虔心中一振,一个后撤拉开距离,老练如他,自然明白武道上的生死对决,最忌的就是被人扰乱斗心,但是严青突然来这么一句,他不得盘算一下其中的深意。两人只是短暂对峙,又是寻机扑杀在一起。

    “将军信我!”,严青又是一句。

    “众目睽睽,如何不杀!”,虞虔暗暗回到。

    “移形换魄,我死,公子生。”,严青持枪抵住虞虔挑来的一剑,再次近身说到。虞虔大骇,他与这严青已过数十招,已知这严青的枪术深浅,自信十招之内必可取此人性命。但他说移形换魄之法,他曾经听公输盘,也听一些闲人说过,有一种阴阳奇门之术,可以瞬间改变人的相貌,甚至可以让人灵魂出鞘,在此生死之间,这严青竟然如此隐秘的提及,莫非?虞虔当下心神意乱,手中利剑竟是一个迟滞,那严青瞅准时机,竟然是舍弃长枪攻击距离的优势,欺身上前一拳重重的击在虞虔的胸口!

    虞虔只觉瞬间胸间一口气提不上来,持剑倒退三步,脑海中竟一恍惚,手中之剑竟然诡谲的变为了一杆长枪,这竟然是严青手里的那杆长枪!再一抬头,迎面的正是手持利剑的自己!那持剑的自己站定之后,竟然纵剑化作一道残影朝自己飞驰而来,虞虔赶忙躲闪,奈何他还未从惊愕中回过神来,虽已紧急回避,那一剑还是直接深深的刺入他的肩胛骨之中。

    “将军神武,此乃障眼法,此术小人只习得皮毛,即刻就会解开,将军速决!”,虞虔脑海中再次响起了严青急急促而又坚决的声音,只片刻之间,虞虔发现自己手中长枪又变为了利剑,而捂着伤口,跪倒在地上的则是刚才还和自己的生死相搏的青衫男子。

    虞虔此刻脑中急转,两人对视片刻,虞虔此时已经不再怀疑此人身怀异术,毕竟自己曾经亲身经历了一遭,不由得他不信,严青对着虞虔露出了恳求的面色,虞虔心中说不出的苦闷纠结,只见严青微微一笑,突然脸色一变,眼神中闪过异样的光华,这种眼神虞虔再熟悉不过,这严清看来是故技重施,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已经被换作是自己师弟卫营!

    “严!”,卫营显然也是意识到了什么,一个严字刚出口,只见虞虔反手持剑,用剑柄重重的砸在“严青”的后颈之上,已然化做严青的卫营登时昏死过去,再也发不出半点声响。见到自己的主将暴虐对手,围观的大奉士兵无不齐声叫好。

    “你这家臣确有些傲骨,但还是意想天开了一些。”,虞虔缓缓的走到一旁观战的假卫营面前,脸上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凄怆神色,他知道此时真正的卫营已经被自己击晕,自己如此重手,真卫营一时半刻根本醒不过来。

    “是严青唐突了,他不过是护我心切,不知轻重罢了。”,假卫营淡淡的说,想来这严青多年跟随卫营,那清淡的口吻也模仿的极为准确。

    “你知道你今日来,会有什么后果么?”,虞虔问道。

    “我既然来了,就知道我今日必死,只求师兄一件事,我这家臣与这匹爱马无罪,请师兄网开一面。”假卫营回道到。

    “我为什么要答应你!”,虞虔恶狠狠的说道,心中怨愤之气已经到达了极点,这小小仆役竟然能使用如此惊为鬼神的术法,而就是这样的奇人为什么愿意为了自己那不成器的师弟赴死?!他想不通,他也不想去想明白,这简直对他来说是一种侮辱!

    虞虔持剑背过身去,他只觉得背后的假卫营缓步上前,似乎还想说什么。

    “我有王命!”,须臾之间,血溅长襟!
  http://www.pagecookery.com/108_108805/370485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pagecookery.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pagecooke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