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玄幻小说 > 星君传纪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四星金倒持

正文 第六十七章 四星金倒持

    其实,之所以土行孙等人只遭遇到了三四十个保丁的抵抗,其实就是因为郑巡检所布下的城墙防线其他的防区出现了吃紧的情况,不得已之下才抽调了保丁过去其他防区增援。现在无名县的数千民众基本上都聚集在了以县衙为中心的区域,等待战斗的结束。

    原本防守那西南方向的一百多保丁,此时聚集在了东南方向城墙的各防区,利用平房和车阵顽强的抵抗着山贼们的进攻。所谓防区,就是以数个里坊、市集为中心来划分的,车阵城墙卡在通道之中,坊墙倒是现在的。人数最为密集的数段车阵城墙处,保丁就几乎有近一百人!

    车阵城墙外面这些山贼与吴星等人在大路边上见到的那些被几箭就吓破了胆的不同,与土行孙那此动辄装死的喽啰更加不同,他们举着从无名镇外围民房拆下来的门板、床板,组成了龟壳一般的“盾阵”来,推进到车阵前时,从盾阵打开的缝隙之中飞出几只飞虎爪,缠在车辕上,或勾住大车轮,然后一起发力向后拖拽。另一边的保丁则抓住车辕、车轮,用力向后拉。双方拔河一般来回拉锯。这些山贼当中只有少数着了皮甲,其他的则是裸甲,武器也是五花八门,穿着更是杂乱,还有的脚上甚至只能穿着草鞋,看上去与贫民相差无几。

    山贼们之所以需要“盾阵”,是因相对于人数密集的防守来说,这边防区的防御工事也相对多样化一些。在车阵城墙两侧的房顶会架有炭盆将大铁锅内的水烧至沸腾,然后由两三名保丁一同抬到房顶边上,直接倾倒到那盾阵上面。这样一大锅沸水下去,盾阵立刻会空出一块来,倒下四五个、六七个山贼,在泥地上翻滚着,痛不欲生。

    而需要盾阵的另一个原因,则是保丁们手中的长枪往往可以从大车底下刺出,将那些试图将大车挪开的山贼的小腿、脚掌扎上一两个血窟窿。

    而为了山贼压制保丁们的沸水,不少山贼已经通过人梯上了房顶,通过弓箭对那些烧水的保丁实施远程打击,严重干扰了防守的效率。

    仅仅从山贼当中出现弓箭手这一情况来看,这一次众多山寨的大规模联合进攻就非同寻常。因为弓箭手是需要数年时间才能训练出来的。那这些作战意志相当顽强的山贼的身份似乎也就呼之欲出了:十有八九就是巴国蜀国在附近的散兵游勇最后一次集结起来了。

    吴星与巴根再次搭了一个人梯,将覃兰送上了附近一个大户人家的屋顶。

    “除了那几个弓箭手,另外挑一些山贼头目来作为目标,那些喽啰就放过他们吧。”吴星提醒道。

    “放心!刚才那几箭,连热身都算不上。”居高临下的覃兰突然闪躲避过了一支羽箭,然后探手将另一支羽箭抓在手中,开弓送了回去。吴星、巴根随即就听到远处传来了一声惨叫以及重物坠落在地的声音。

    “那些盾阵,你能应付么?”吴星指了指车阵之外的那些门板,问了土行孙一句。

    “我需要一把好一点的兵器。”土行孙四下看了看,想找一件趁手的,回过头来的时候,看到吴星将一根手掌长的三棱.刺递了过来。

    “在旧历前朝的传说当中,土行孙后来弃暗投明了。”吴星将三棱.刺放到土行孙手中,又说道:“你胆子这么小,应该没做过什么坏事。那就多做一些好事吧!”

    土行孙将那一把“四星金”拿在手里掂了掂,兴奋的怪叫了一声,解下背后的圆盾,一个前滚翻就从大车底下出了去,然后就听到外面山贼此起彼伏的咒骂声,混合着惨叫。

    吴星转过身去叫住了一位保长出示了郑巡检所给的信物,让他们尽快将这边的信息传递回郑巡检处,然后又指了指车阵城墙外土行孙正在肆虐的方向,低声说明了情况,并吩咐了几句,让保丁们谨慎应对目前还是敌友未分的土行孙。

    “你就这么信任他?”巴根与吴星两人快步向着下一个防区而去,随口问了一句:“那应该是一件玄铁吧?你就不怕他拿了就跑?”

    “一位星殿认证的八品武星,目前我们三人联手要想打败他是可以的,但是要想强留下他却是不可能的。尤其是我,目前攻守方式还太少。”吴星说道:“他其实是为了那些一有危险就只会装死的所谓同伴们留下来的。我想,没有人会热衷于装死的,除非有一个人要求他们这样做。”

    “我看你是真心想加入顺风镖局了吧?土行孙修炼的方向,应该会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斥候人选,值得拉拢。”巴根嘿嘿一笑,直接点破了吴星的用心:“顺风镖局急需星君外援,而我们需要镖旗在京畿内史做为一个立足点,合则两利!”

    吴星轻咳一声,岔开话题,说道:“杆哥和毒草现在都还没有现身,你觉得他们两个当中会有一个是内鬼么?”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南面车阵城墙的另一个防区。这边的战况与吴星等人刚才经过的那一个防区差不多,山贼利用人数的优势对数段车阵城墙发起了进攻,同样是通过“盾阵”和拖拽大车的方式试图破坏防线。有的车阵被破开缺口之后是由长枪阵以及保丁的人命填上去,才将缺口堵上的。

    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和痛苦呻吟着的伤者,随处可见的血迹,都在提醒着周围的人,这不是村镇之间为了争夺水源或矿山的普通械斗,而是为了在这片土地上生存权利交接的最激烈的碰撞!

    吴星借着巴根的人梯上了房顶,用投枪解决了几个弓箭手之后,这一片防区的战斗便趋于胶着,攻守双方都没有太好的方法扩大战果。

    “数百人的山贼,怎么可能没有星君?排除土行孙在外的话,另外三个山寨的寨主都是星君啊!”巴根喃喃道:“车阵城墙南面的山贼当中完全不见星君寨主的影子,难道说.......”

    “杆哥、毒草被山贼的星君寨主拖住了?”吴星担忧道:“可是我们加入到星使品级的战斗当中也毫无意义啊!”

    这时,覃兰和土行孙两人“联袂而至”。

    看到土行孙跟在覃兰后面唯唯诺诺的样子,吴星打趣道:“覃镖头,你欺负土行孙了?”

    覃兰一边接过巴根递过来的另一只箭囊挂到束腰大带上面,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没有,我没那个闲工夫干这无聊的事情。我只是告诉他,我以前小时候练箭,就是在林子里用猎弓射老鼠,通常那些老鼠是没有机会跑回洞里的。”

    一个“老鼠”,一个“洞”,已经非常具有指向性了。土行孙的样貌不算特别讨喜,三角眼、高颧骨、龅牙、兜风耳。

    而覃兰的成长环境之中,山贼盗匪与镖师们是天然敌对的;他们或许会慑于某些大镖局、镖师的威名而选择放手,却通常会对那些实力弱小的镖局下手。顺风镖局鼎盛时期也不过是数十人而已,仍旧属于小镖局,同时接下两张镖单都会左支右绌。

    土行孙嘟囔了一句,另外三人都没有听清楚,覃兰直接问了出来:“有什么话就直说!畏首畏尾的,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我说.......”土行孙突然抬起头来,大声说道:“我只抢西风国的商队,从来不对巴蜀国自已人下手!还有,我只劫粮食,从来不杀人!”

    覃兰、吴星、巴根三人愣了一下。从土行孙眼眉之间的稚气来猜测,他不过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而已。土行孙话里将西风国与“巴蜀国”直接对立了起来,潜台词显然是将南下移民视为侵略者。如果这样来看,土行孙的所作所为就可圈可点了,甚至要大义凛然的说一句,他这是在以自已的方式在反抗“入侵”。唔,虽然他出生的时候,巴国、蜀国应该都已经差不多被西风国扫平了。

    土行孙的那一副样貌当然与大义凛然扯不上什么关系,但是他的这两句话却让吴星三人无法反驳。

    诚然,巴国、蜀国两国的历代国君都骄奢无道,国内民不聊生,军备松驰......但是这些都不是西风国悍然入侵的理由,也改变不了西风国老四郡南下移民侵占巴蜀国人土地的事实。甚至包括那些山贼,以前或许也是种地的农民,现在只是无家可归之人而已。

    覃兰一时之间也是无言以对,只好对着吴星说了一句:“我是镖头,招什么人,招不招人,都由我说了算!”

    而吴星的成长环境,注定了他其实是一个外圆内方的少年,能妥协,懂变通,对事情对人有相当的包容性,因此对覃兰的无名之火颇有一些不解。

    “还你。”土行孙将四星金递了过来,刺尖朝着自已,磨砂纹的那一截向着吴星。这个细节动作,如果从民间来说,与递剪刀的礼仪是一样的,将刃尖一端拿在手里递给对方,可以避免在交接过程中对方被刃尖划伤;要往大了说的话,这种动作在旧历前朝有一则故事,叫做“太阿倒持”,意思是把太阿宝剑倒着拿,将剑柄示人,比喻以把柄授与人,自身反而面临危险或灾害。而这种动作,其实也可以解读为“臣服”,向吴星臣服。
  http://www.pagecookery.com/108_108284/370513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pagecookery.com。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pagecookery.com